Welcome/ 歡迎。

Welcome. Let us remember the Hong Kong of yesterday and today. 歡迎。讓我們一起記住昨日和今日的香港。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DisappearingHongKong
Please like!

Tuesday, 15 October 2013

港人•港事-香港城市大學“語言戰”


其實,這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以往“消港小弟”在大學讀書的時候,會盡其力去了解課程,不會說要求教授來遷就我們學生。

而剛發生的準香港城市大學準碩士生,卻因為聽不懂粵語,要求教授以他們熟悉的國語來講課。在香港學生的反對聲中,還說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以華語授課是正當的。

其實,這群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已經犯錯,因為大學在開課前都指明,中文系的課程會以粵語來授課。而他們卻以在中國境內教書,理應以華語教課的“正而堂皇”理由而回應。

人到香港,理應應學好粵語,來達到在香港上課和能跟香港人溝通的道理。雖然,香港回歸大陸,但是過往的兩百年間,當地華人已經培育了自己的文化和共同身份。這不是中國政府能在短時間內,以“華語貫徹香江”的思維來治理香港。尤其是在“港中矛盾”即將陷入深沉矛盾,而很多類似上述的事件的發生,不難被外國拿來當國際笑柄來談。

以下會分享由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的明永昌撰寫相關的新聞,並且以正體字來呈現。希望各位讀了之後,有所而感:

“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在香港城市大學讀碩士,選讀一門以粵語授課的課程,卻要求教授改用普通話,引發香港學生不滿對罵。事件近日經香港媒體報導後,成為大陸和香港輿論關注的熱點。來自香港的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任研究助理鄺健銘接受聯合早報網訪問時則指出,該事件反映港人對本土文化語言空間日益受到擠壓的反彈心理。


綜合香港媒體報導,這些大陸學生選讀的是城大中文文學碩士課程的“中國文化要義”科目,由中文、翻譯及語言學系助理教授陳學然授課。據了解,城大中文文學碩士課程大陸學生人數較多。本學期“中國文化要義”科目,有91名學生選讀,大陸生佔60% “中國文化要義”上學期廣東話授課,下學期普通話授課,學生可按個人需要及進度,選擇在上學期或下學期修讀有關科目。但部分大陸學生為了一年畢業,選讀上學期的廣東話班。

根據《蘋果日報》的報導,選讀該課程的一名香港學生受訪時表示,他9月開課第一堂課,就有大陸學生舉手說:“教授,我們聽不懂廣東話,請你用普通話。”引起香港學生嘩然。有人不滿表示已寫明是用廣東話授課、是不是大陸學生不守規矩?陳學然當場表明,會繼續以廣東話授課,並在課後透過電郵與同學商討授課語言問題。

到第二堂課,陳學然卻改用雙語授課,每講一句廣東話,便以普通話翻譯一次;又為大陸學生加開每週近一小時的“普通話講解課”。有香港學生忍無可忍,舉手錶示聽不懂普通話,大陸學生卻反唇相譏:“香港學生聽一下普通話也不能嗎?”課室內的香港及大陸學生開始互相對罵,坐了約百人的演講廳“火頭”處處,擾攘一時。持續至第三、四堂課,學生仍不時起爭執,雙方勢成水火;陳學然繼續雙語授課。

在第四堂課將近完結時,署理系主任陳漢宣到場調停,有大陸學生藉機發難:“我們花這麼多錢來到這裡(城大),卻給我們這樣的安排!”香港學生聞言後怒火中燒,反駁指“難道你去美國讀大學都叫人用普通話教嗎?”、“來香港就要聽廣東話啦!”陳漢宣當場承認安排有問題,承諾未來會檢討。

《蘋果日報》指出,在現場採訪時看到陳學然每講三、四句廣東話,便會以普通話翻譯一次,甚至在說港式笑話,引得香港學生哄堂大笑後,會用普通話把笑話複述一遍。有在座學生對記者指,自上一星期系主任到場調停後,課堂才大致回復平靜。也有本地生表示,擔心雙語授課會拖慢進度,根據校方的課程進度表,現已落後了足足一堂。

陳學然受訪時表示,該課堂規定以廣東話授課,惟有不少操普通話的大陸學生報讀,“可能他們不清楚規矩,沒看電郵”。他否認以雙語授課,“這一堂規定用廣東話教,一些關鍵字先用普通話講一講,不會對課程進度有影響。

城大發言人回應稱,兩地學生曾就語言問題有“熱烈討論”,但該科教學進度沒受影響,教授繼續以廣東話授課,講到部分關鍵內容時才輔以普通話講解。

有大陸媒體報導,指很快涉事各方都對報導予以否認,認為根本不沒有該媒體渲染的那麼誇張。一名城大學生說,根本未發生“罵戰”。城大的一名知情老師說,看到報導很“愕然”。因為這件事已過去一​​個月,問題早已解決,不知為何現在又拿出來當做“中港矛盾”說。

曾在香港城大任教的伍湘畹博士,目前從事翻譯工作。她在接受聯合早報網的訪問時指出,她在該校開過一門以英語授課的課程,卻發現來上課的部分香港和大陸學生,都會出現一些語言問題。一些香港學生聽不太懂普通話,一些大陸學生完全聽不懂廣東話,但也有些外籍學生既聽不懂普通話,也聽不懂廣東話。她只好這三種語言一併使用,但她表示這樣授課相當辛苦。

來自香港、目前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任研究助理的鄺健銘接受聯合早報網訪問時則指出,這件事可與近日有內地家長不滿香港幼稚園要求學生懂粵語以及與近年大量自由行旅客來港一併來看, 反映了港人對本土文化語言空間日益受到擠壓的反彈。涉事的課有列明“以粵語授課”, 且班內也有香港學生。鄺健銘認為,以英語授課, 也許會是較好的節衷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