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歡迎。

Welcome. Let us remember the Hong Kong of yesterday and today. 歡迎。讓我們一起記住昨日和今日的香港。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DisappearingHongKong
Please like!

Tuesday, 1 October 2013

消失中的香港,一周年快樂!/Happy 1st Anniversary!



年的今天,我成立了部落格和臉書專頁。

沒有想到,部落格在傍晚成立之後的幾個小時,香港傳來了造成36人罹難的“南丫島撞船事故”。


人生,本來是一件很無常的事。香港也是。



1997年前的香港流行文化,在回歸中國之後的15年後,不復當年的風光年華。社會的頹廢風氣,讓現在勤練肌肉的杜汶澤,語重心長地道出了一句,“或許,我們是最後一代的香港人。”

也是因為這一句話,讓當時還沒有找到工作的我,萌起了想為香港留點數碼足跡。

 《消失中的香港》就是在那樣的環境以及我的念頭下誕生的。

有香港人問我,“點解會鍾意香港的一切?”

我回答,“沒有什麼。只是單純的愛香港。”



17歲替新加坡專為華族學生辦的學生華文報章寫電影影評,接觸很多的港產電影,小時候到中學時期看了很多的港劇,聽粵語流行曲的數目,比起華語流行曲的數目還多,到旅行社打工時,會比較勤力地賣香港的配套。這說明了,我和香港有份深厚的緣分。

歷史的巨輪在不停地旋轉下,為19701997年的“黃金時期”,替香港輸出了魅力無法擋的文化軟實力。如果滿清皇朝不輸掉第一場“鴉片戰爭”,香港不割讓給大不列顛帝國,那麼李小龍會從香港出發,面向世界?無線和亞視連續劇、邵氏和電懋(國泰)電影,會風靡東南亞華人圈?金庸﹑李麗華﹑張小嫻的小說會否打動無數的海外華人讀者?甚至,梁文道會否去台灣生活一陣子,回到香港寫書辦新聞媒體?

那絲襪奶茶,蛋撻等茶餐廳的文化,以及點心“飲茶”文化會否盛行?連添好運會否踏出香江,到新加坡開店?




答案是不可能。

香港和台灣一樣,在“國共內戰”結束後,繼承了華族文化最好的養分,在兩地培養以及成長。

所以,《消失中的香港》不是“唱衰”香港,而是讓現在的海外的華僑讀者,從淺處了解香港文化,以及認知香港獨有文化存在的重要性。我不認同,香港和中國民眾持有的極端思想(比如'光復上水'以及'佔領中環'運動)。這會讓香港落後於上海。相反地​​,香港人和中國人應該反思,香港必須存活下去的重要性。這不是兩岸三地'自掃門前雪'的小事,而是外國如何看待華族的大事。

最後是希望我能夠在未來的日子裡,能夠和你們看港時事,看港劇,品港食﹐聽港樂,能繼續地風花雪月地下去。


《消失中的香港》,一周年快樂。